缘分啊!

我确信那个女孩子来自乡下。
    那个时候,我上中学,初三。每天早上路过那个街道的拐角,总能看见她怯怯的目光,羡慕的盯着我的书包和我欢快的自行车铃声。

    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不急着上学,因为那个时候,离上课只有10分钟的时间了。

    母亲一次说,那个女孩的母亲去世了,她的爸爸是乡下的,搬到城里之后,找了一个有孩子的寡妇,定居下来。后妈对女孩不好,整天让她看守这个在接到拐角的杂货铺,不让她回家,经常的饿着肚子。她的父亲也经常喝醉酒,回来打她,打完了,酒醒了,就抱着她哭。她也哭。

    我恻然,早上路过那个杂货铺的前面的时候,不再欢快的摇着铃铛。

    那个姑娘叫小风。

    一次,期中考试结束之后,我拿着久违的小人书在家中消遣。母亲午饭前,让我到杂货铺打酱油回来蘸饺子。于是,我拿着小人书,拎着酱油瓶到了杂货铺。杂货铺很凌乱,乱七八糟的堆满生活用品,整个房间中透出一股甜丝丝的味道,有点腻。

    打完酱油,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是我喜欢的,就放下小人书,仔细的逡巡起来。准备回家的时候,我看到小风拿着小人书,目不转睛,看的津津有味。

    你喜欢看小人书?

    是的,小时候,妈妈经常买小人书给我看。

    喜欢看什么类型的呢?

    《西游记》、《地道战》、《家有喜事》一类的。

    哦,我也是的。你经常看吗?

    小风低下头,没有回答我。

    我知道了,她的后妈饭都不让她吃饱,还能有钱买小人书看?

    你平时就在店中么?

    是的。小风有点落寂,眼中装满忧郁。

    你不上学了?

    不上了。弟弟在上呢。

    你不想上么?我幼稚的问。

    小风不再说话。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多么的愚蠢。

    这本小人书给你了,如果你喜欢,我家中还有好多,都可以送给你。

    真的?

    真的,反正我现在功课紧张,也没有时间看。我又提到上学了,心中一紧。

    小风没有意识到我的内心变化,笑了笑,眼中的忧郁稍稍的散去,给我的瓶中加了半勺酱油。

    吃饭的时候,父亲带回来一束玫瑰花,在厨房对母亲说:以前日子苦,想买也没钱,以后慢慢的补吧。今天情人节,给你一束玫瑰花。

    母亲低低的说,别让孩子知道…..

    晚上,我翻箱倒柜的将积攒起来的小人书全部集在一起,送到杂货铺,给了小风。

    小风笑了,像一朵娇艳的玫瑰。

    小风仔细的数着我给她的小人书,在昏黄的灯下。我在柜台外,她的对面介绍每个小人书的故事大概,小风欣喜的笑着。

    抬头时候,小风的笑僵在脸上,笑声嘎然而止。

    我转过头,看到一个胖胖的女人,站在门上,盯着我们。

    小风后来告诉我,那是她的后妈。

    以后每天早上上学,路过杂货铺门口,我都使劲的摇一下铃铛。小风伸长脖子,从柜台后面笑了笑,我才安心的上学。

    晚上吃完饭,我经常得到杂货铺站一站,说说学校、学习、同学和老师。小风很专注的听我说这一切,一半羡慕一半欣慰。

    我慢慢知道,小风的成绩也很好的,作文还曾经拿到我们这个城市中小学生组的二等奖。

    母亲提醒我说,初三了,好好学习,将来可是要考大学的,不要分散精神。

    初三的下学期,女孩子流行长头发,上面扎着黄色或者红色的丝巾,走在大街上,甩着头发,很飘逸。

    一天,我在放学的路上下雨了,到杂货铺的前面时候,我毫不犹豫扔下车,冲了进去。屋中很阴暗,灯光下还有两个避雨的姑娘。与小风聊天的时候,我看到她不停的看那两个姑娘长长的头发上的黄色的丝巾,心不在焉。

    喜欢这种丝巾?

    嗯。

    我们学校把这种丝巾叫相思巾呢。

    真的很漂亮。什么,你们学校?

    是啊,很多男生给女生送呢!象你这么长头发的,扎上它,肯定很漂亮。

    是么?

    当然了。

    多少钱一根?

    5快吧,我听他们说的,这还是最便宜的。

    小风眼中刚刚亮起的火花,一下子熄灭了。

    我知道小风是买不起的,杂货铺的每一笔交易,都很清楚的记载在帐上,根本没有可能赚到自己的零用钱。而且,小风很诚实,也不会私自攒钱的。

    要不,我送你一个吧。

    你?

    我肯定的点点头。

    小风看着我:真的?

    真的。你扎上一定漂亮的。

    小风的脸上飘上一层红晕,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转过身,看到两个避雨的姑娘已经走了。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没有回头,说:我回家了。

    回到家,站在床前,我能看到杂货铺的门,里面亮着昏黄的灯,下面小风在怔怔的出神。

    我用自己从《中学生优秀作文选》杂志拿到的稿费,在精品店仔细的挑选了一根黄色的丝巾,送给小风。

    小风拿到丝巾,就飞快的扎在头上,真的很漂亮,很飘逸。

    小风的脸上,飘着红红的云彩,眼神很生动,象要流出清纯的水来。

    对着镜子,小风看了半天,没有注意到已经站在杂货铺门口好长时间的母亲。

    我知趣的回家了,转头时候,我看到小风惊慌的眼神。

    晚上,我听到杂货铺那边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心中惴惴不安。母亲回来说,那个后妈够厉害的,把孩子打得鼻青眼肿的,不就是孩子自己攒点钱,买了一根扎头的丝巾,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哪个不爱美?

    整个晚上,我辗转反侧。

    第二天下午,放学了,我到杂货铺,看到小风的脸上还是一片红肿。

    我嗫嘘着,说不出话。小风冲我笑了笑:我扎上丝巾真的很漂亮,真的。

    





打赏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鲁ICP备180199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