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份-短篇小说

缘份

  作者:亦舒

  最近这几天,方琪觉得她头发都快要白了。
  刚在佳士企业做得有点眉目,自毕业至今,夙夜匪懈,整整六年苦工,才升为高级职员,上星期五,却自老板口中,听到佳土要解散的消息。
  方琪不置信这件事,但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公司将于八月份结束,依例发三个月薪水补偿。
  当时方琪怔怔看著总经理安东尼张,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算得是个伶俐机智的女士,但该一刹那,她却如吃了一记闷棍,作不得声。
  当下她站起来离开总经理室,闷声不响的回到工作岗位,把应该做的工作做完。
  下班的时候,她抬起头来,可怜百多个同事人人孜孜不倦,兴高采烈,不知道公司就要关门。
  方琪开始第一声叹息。
  做到她那个地步,要转换工作,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断不能看报纸上门去应徵,也不能自动去联络人家,唯一可做的,是等别的老板来猎头挖角。
  倘若佳士生意蒸蒸日上,方琪不担心没有更好更大的公司来接头,但,佳土濒临关门,又是另外一件事。
  幸好这些早来,她没有穿尽吃尽,身边有点节蓄,一年半载,绝不用愁。
  不过土气低落,直接影响一个人的仪容,方琪又叹口气,发觉自己还未曾练成刀枪不入。
  她对著镜子说:“方琪方琪,这是你的事业危机,请小心沉著应付,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记住这也是很普通的事。”
  忍不住一再连连叹气。
  要找工作,最好趁消息尚未泄露之前,只是临急临忙,托谁去?
  过了一个前所未有,最最枯燥的周末,星期一又再度来临,以往,方琪会急不及待,兴致勃勃地一早赶回公司去开始新的一天。
  今天,她捧着一杯咖啡,站在露台上慢慢喝,一直赖到八点半,再不出门要迟到了,她才动身。
  一到公司,秘书便告诉她,安东尼张找她。
  她过去敲门。
  装一副若无其事状,方琪道行已经相当高,却瞒不过安东尼张的法眼。
  他说:“坐方琪,我们来谈谈你的终身大事。”
  方琪苦笑。
  不用解释,她的终身与婚姻无缘,所谈论的,一定不会是男女之事。
  “方琪,你是我的爱将,人所共知。”
  方琪感喟。
  “一向我到哪里,都会带着你。”方琪点点头,但这一次,老张已经决定移民,决不恋栈,她难道一直跟他到加拿大多伦多?不可能。
  “我想过了,方琪,假如你肯委屈的话,我想介绍你到综合去。”
  方琪一怔。
  老张像是洞悉她的心事,“方琪,综合虽是小公司,但需要人才,再说,你认识他们的莫雅各先生。”
  方琪点点头。
  “我同莫某联络过,你随时可以给他一个电话,过去见他。”
  “谢谢你安东尼。”
  “别谢我,还不是看你自己的真功夫。”
  方琪一百个不情愿,她又不是昨天才出生的人,一听到综合这间小公司,头就痛起来,在那种规模的地方工作,一脚踢,主管与信差都几乎是同一人,根本没有下班的时间,十分委琐。
  “方琪,宁为鸡口。”老张提点她。
  “我想想。”
  “老莫随时恭候你。”
  方琪再叹息一声,“谢谢。”
  “记住这个星期与综合谈妥,本公司下个月便要宣布结束营业,到时在外,你的身份或许会贬值。”
  “莫先生可知此事?”
  “他是知道的。”
  方琪点点头,退出。
  老张算是很照应她的了,但是火烧眉毛,做到最好,也不过是这样。
  方琪沉吟,综合。
  她去过那间公司,设在租金较为相宜的工厂区,大门口摆满熟食摊子,举步艰难,方琪一直在银行区办公,转到那处去做事,简直有沦落感。
  薪水呢,还有最最重要,不能不提,不可不说的薪水呢,唉,综合负担得起吗?
  虽然老张是一番好意,但方琪并不打算听从他。
  必要时去旅行六个月避避锋头也好。
  等到人们淡忘了整件事,才慢慢找一份理想的工作。
  话是这么说,方琪仍然情绪低落。
  过了五天,纸包不住火,消息泄露,公司人人惶惶然不可终日。
  方琪接到综合公司的电话。
  秘书替她记录下来,她仍然不想回覆。
  一但坐过那种小位子,再也难登大雅之堂。
  外边的敌人与朋友统统来打探消息,方琪发觉在这种危急时期,敌友难分。
  全然不顾当事人的心态,他们一贯兴奋地好奇地想知道真相,接看哈哈一句“方琪你这么能干一定早有打算”结束对话。
  方琪心灰意冷,这些年来结交的竟是这一类动物,到底年轻,不禁黯然神伤。
  树倒猢狲散,乱成一片,上层已无法控制场面,只得提早宣布应急办法。
  那边秘书告诉方琪,综合的莫先生亲自在电话另一头,等她覆话。
  方琪不好再推,便进房关上门,听听这莫某有什么话要说。
  “我是方琪。”
  那边一点也没有不耐烦,“方小姐,我找你很多次了。”
  “莫先生,我们这边乱得很。”
  “大家都听说了,方小姐,出来谈谈如何?”
  方琪不便拒人千里,沉吟一下。
  “今天黄昏,我来接你。”
  “我们喝杯咖啡好了。”
  他们约好五点半。
  今非昔比,往日到七点还灯火通明,今日一到五点人去楼空。
  老张看见方琪在收拾东西,“还没有走吗?”
  方琪索性把文件一股脑儿摔进抽屉里。
  “别气馁,到了老莫那边,你一样会有出息。”
  方琪瞪旧老板一眼。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方琪取过手袋,下楼去。
  莫雅各的车在楼下等她。
  他亲自过来替方琪开车门。
  一年多未见,方琪觉得他好像瘦了一点,年轻一点,对她这样客气,礼贤下土,她不由得对他增加三分好感。
  他开门见山地说:“没想到这么大一间佳土,说关门就关门。”
  方琪说:“我们不过是大老板手上的棋子。”
  “方小姐,愿意过来综合吗?”
  方琪没想到莫某会立刻切入话题,一时没有回答。
  “嫌我们水浅是不是?”
  “不不。”方琪回过神来,笑一笑,“只不过这些年来,还没有正式放过假,想乘机休息一下。”
  “说到底,还是没有兴趣?”他笑。
  方琪见他苦苦相逼,不禁大奇,照说,莫雅各也不是一个不懂得下台的人,他有什么企图?
  “方小姐,你把你的条件说出来好了。”
  方琪不出声。
  莫氏的声音转得很诚恳,“综合等你这样的人才已经有段日子。”
  “我还是想放假。”
  “七天。”
  方琪笑了,莫氏干劲冲天,以他那样的性格办事,迟早会得冒出来,她略为心动。
  替他做事,开头无异辛苦,打好基础,她却是开国功臣,另有一番局面。
  莫雅各见她不响,便说:“好好好,给你十天假。”
  方琪笑道,“莫先生,我肚子饿了,去吃饭吧。”
  莫雅各松一口气。
  她给他时间,可见有得商量





打赏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