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改变互联网

  以iPhone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终端驱动了APP(application,应用程序)的崛起,进而引发了传统互联网一场深刻的变革。

  “在通信行业,我们发一个短信,叫做短信服务,发一个彩信,叫做彩信服务,如果一个程序也能像上面说的那样,在互联网上流动起来,或是从我的手机发到你的手机上,我们就管它叫软件服务。”

  在5月13日~15日举行的首届CCF青年精英大会上,上海科泰华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榕说。

  陈榕的话道出了这样一个事实:以iPhone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终端驱动了APP(application,应用程序)的崛起,进而引发了传统互联网一场深刻的变革。

  从数据到程序

  在传统的桌面互联网环境中,我们想要运行一个程序,先要从互联网上下载一个文件,然后通过应用程序对数据文件进行处理。从这个意义上说,原来的个人计算,更多指的是数据的“被计算”。

  而移动互联网和APP的崛起则改变了这一现状。在移动互联环境中,我们下载的不再是数据,而是一个个的程序。

  比如,我们从苹果的App Store上下载《纽约时报》的应用程序,与前述“数据的被计算”不同,这一次,我们所下载的程序成为了主角,它不再是“被计算”,而是自己做计算。

  “要在哪里插播广告,完全由程序说了算。因此最后放的仍然是《纽约时报》的广告。”陈榕说。

  而这正是APP的颠覆性所在。

  2010年,美国《连线》杂志刊发了一篇《万维网已死,互联网永生》的文章,对这一趋势进行了系统的阐释。

  作者之一,《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文章中说:“市场已经表明,当运行基于网络之上的应用程序时,消费者开始选择服务质量……在汽车内,运行手机上的谷歌地图应用程序要比用笔记本电脑上谷歌地图网站方便。而阅读书籍时,人们宁愿躺着用Kindle或iPad应用程序,也不愿趴在电脑前用浏览器看。”

  在以iPhone为代表的移动计算模式的驱动下,有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了新平台。克里斯·安德森对此评价说,并不是他们舍弃了万维网的理念,只是因为这些专用的平台往往能更好或者更适应他们的生活。

  “云”是一台计算机

  事实上,不仅仅在移动互联领域,APP的力量不断渗透,对于桌面互联网亦产生了深刻影响。

  以Facebook为例。这个网站始于一个免费但封闭的系统。但当公司邀请开发者开发出专用于Facebook的游戏和应用程序时,事情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Facebook成为了与网页平行的另一番世界。同时,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更加充实和有趣,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在各个站点漫不经心的切换中消耗时间。”《万维网已死,互联网永生》的另外一名作者,《连线》杂志编辑迈克尔·沃尔说。

  他认为,Facebook在任何方面,包括严格标准、高级设计、集中控制等都是彻底的典范,而网页不是。

  国内互联网所发生的变化,也可以作为这一趋势的反响和佐证。从去年百度推出的应用开放平台,到今年奇虎360推出的360桌面,再到腾讯近期推出的Q+开放平台,我们都不难看到APP的主导力量。

  而云计算则为APP的发展提供了平台和基础。

  “浏览器统一了互联网数据与本地数据访问的模型。云计算则统一了互联网软件与本地软件运行的模型。”在发表于2011年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第7卷第2期的《另类云计算,另类物联网》一文中,陈榕写道。

  关于云计算,有一种观点认为是“瘦客户端+服务器”的模式。比如OLPC前首席技术官Mary Lou Jepsen在一次媒体访谈中说:“在云计算时代,终端设备不再需要太强的运算能力,真正的瘦客户端电脑(thin client)时代即将来临。”

  但陈榕却有一番“另类”的看法。

  他认为,随着宽带互联网和3G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不论是桌面PC还是3G智能手机,都已经能够在足够快的时间内,直接从互联网门户网站加载应用。本地硬盘的作用更像是缓存。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Facebook等集成了各类应用的门户,更像是一台“云计算机”。

  传统计算机包括硬盘、总线、内存等,“云计算机”也不例外。组成“云”的成千上万个实体计算机、服务器,可以看做是“云计算机”的存储、CPU等基础元器件,为认证、收费、安全、管理等后台服务提供专用功能。

  而与“云计算机”交互的终端,则相当于传统计算机的外设。众多的终端,与云计算机一起,又构成了一个更大的云计算机系统。

  “3G移动终端的CPU,门户网站服务器的多CPU,IaaS和PaaS服务器的多CPU共同组成了多进程、非对称的计算机系统。”陈榕对《科学时报》记者说。

  他认为,这种动态融合众多客户端CPU的统一云计算机模型,从根本上有别于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瘦客户端+服务器的运算模型。

  封闭与开放的共生之舞

  安德森将APP的崛起描述为“从开放式的万维网到半封闭的平台转移”。他认为,通过后者,用户不需要通过浏览器,也可以与互联网进行通信。

  “当前的后网络应用和服务是围绕人为的稀缺性而建的,并且也提高了竞争门槛。”安德森说。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互联网将由开放走向封闭呢?

  在O’Reilly Media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Web 2.0之父”Tim O’Reilly看来,封闭与开放,更像是在跳一支“共生之舞”。

  “开放产生创新,封闭收获价值。然后,所有一切又会重来一次。开放的PC硬件架构给予了我们封闭软件,开源软件和互联网的开放机制给予了我们Google、Amazon和Facebook。问题是下一波开放和创新来自何方,我们如何能刺激这一波开放和创新来得更快一些。”O’Reilly说。

  不过在O’Reilly看来,虽然浏览器和APP此消彼长,并不能代表“开放已死”,只是说“下一阶段会变得更加复杂”。

  他认为,未来会有一个开放和具备互操作性的平台。这一平台不属任何一个供应商所有。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使用Google或Bing的地图作为位置服务,用Google或Nuance进行语音识别,用Paypal或Amazon作支付服务,用Amazon、Google、Microsoft或VMware进行服务器托管或计算。

  “这是一个横向整合而非垂直整合的未来。”Tim O’Reilly说。

 来源:科学时报   作者:记者 原诗萌





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


鲁ICP备180199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