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缘分》

当居委会张大妈第n次把把一个满面含笑的女孩子带到于小文的面前时,于小文牵着小囡囡的手对女孩儿说的第一句话是:不知道大妈和你说了没有,我…哦,这是我女儿,今年五岁了。
  女孩儿惊愕地看着于小文,笑容僵硬在她的脸上,过了片刻,她含着怒气扭过头对尴尬地站在旁边一脸不自在的张大妈说了句:谢谢您给我介绍的好对象!我们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您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大妈的脸一红一红的,讪讪地却又带着安慰的语调对于小文说:小文,没事,大妈再重新给你张罗一个好的,啊——
  于小文鼻子一酸,对着张大妈妈深深地举了一个躬,带着浓浓的鼻音对张大妈说:大妈,你就别再为我的事操心了!为了小囡囡,就是找不到老婆我也认了!
  张大妈忙说:哎,小文,别说傻话,像你这么好的孩子咋会找不到老婆?
  走在回家的路上,蹦蹦跳跳的小囡囡对于小文说:爸爸,我很乖的,为什么阿姨还走呢?
  于小文一下子把女儿搂在怀里,爱惜地在囡囡脸上吻了一下说道:囡囡乖,我们家的囡囡是最好的孩子…
  往事历历在目,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于小文小学毕业要读初中了,为了于小文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在城里的学校读书,于小文和没有工作的妈妈就从乡下搬到了爸爸工作的城里。
  于小文读初二时,有一次于小文感冒引发了肺炎住医院,好几天没去学校上学,他去上课的时候病还没有完全好,无精打采的,话也不想讲。
  那天于小文刚一走进教室,不知谁就叫了一声:哎,于小文,你不来上课,却让你哥替你来?教室里顿时一片哄笑声。
  于小文也不去理睬,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却意外地看到他的座位上多了一个陌生的同桌。
  看到于小文,那个同桌忙站起来,友好地伸出手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嗨,你好,我叫于小武,昨天转到咱们班的。听说你病了,好点了吗?
  这下于小文怔住了,他这才明白刚进教室时同学们起哄的意思了,真有这么巧的事!他的同桌和他同姓,名字都带个"小"字,"于小文、于小武"还一个文、一个武的,文武双全啊!叫起来还真像是兄弟俩。
  于小文不由自主地打量起来于小武,他比自己个头稍高一点、胖一点,黝黑的皮肤却一脸的阳光,可是在他的眼眸深处却隐藏着一缕不易发觉的忧郁。咳,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同学们都说他是自己的哥哥,那就算是吧!想着,于小文禁不住自己也乐了,友好地伸出手来和这个新同桌握了握。
  而以后发生的事,却让于小文和于小武成了真正的兄弟。
  放学了,于小文慢慢腾腾无精打采背着书包往家走,屁股因为打了几天的针起了包,走起路来还很痛。
  于小武不知何时在后面追了上来,拍拍他的肩膀,俨然做大哥的样子:老弟是不是还很不舒服?
  于小文看了看他,没吱声。
  于小武好像知道于小文屁股痛,一把拽过他的书包背在自己肩上,拉起于小文的一条胳膊往自己脖子上一搭,肩膀往上一挺身子一使劲,于小文的整个重心就落在了于小武的身上了,不过于小文的屁股可真好受多了!
  不一会,于小武脸上就渗出了汗,于小文过意不去,执意要自己走,于小武却说了句话让于小文脸红了:嘿,兄弟,别逞强了,一下午就见你坐在凳子上屁股晃来晃去的,这会儿屁股一扭一扭的你想着是在T台上练猫步给路人表演呀!
  于小文不觉对这个新同桌充满了好感。两个人走着说着不觉就到了于小文家楼下。于小文说既然到了我家了,就上去玩一会儿。
  于小武一脸的诧异却没吱声,径直跟着于小文上了楼。
  于小文走到自己家门口拿钥匙开门时,于小武不觉惊讶地叫了声:这就是你家呀!于小文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于小武说你先等会儿。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把钥匙竟然打开了于小文对门家的房门。
  这下轮到于小文大叫开了:你住这儿?你是孙奶奶什么人呀?
  叫声使得两家的大人都各自从房内跑了出来。
  于小文家对门只住着一个老奶奶,是一个退了休的高级教师,很早的时候就没了老伴。于小文只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在外省工作,他从来也没见过。记得有一次于小文的妈妈说孙奶奶的女儿是在s省,是该省科研院卫生所的医生,她的爱人是科研院的研究员。
  有很长一段日子了,孙奶奶都不在家,好像是去了她女儿那里了。这其间,于小文的妈妈还经常帮孙奶奶照管房子,难道这个于小武是……
  于小文的妈妈看到孙奶奶和于小武,脸色竟然有些凝重:大妈,您有事尽管叫我和小文他爸。哦,这就是小武吧,本来昨天让小文和他一起去学校的,这几天小文却又病了。
  我知道孩子住院了,我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孩子呢。你看他俩这不都变成朋友了吗?孙奶奶爱抚地拍了拍于小文的脑袋,说:病都好了吗?于小文看到孙奶奶急忙问好,说病都好了。
  不过很长时间不见孙奶奶,于小文感觉孙奶奶变了,苍老了很多,消瘦了很多,以前还是黑的头发今天竟然全都变成了银丝。
  快进来,快进来,别站在门口啊!孙奶奶拉着于小文和于小武进了屋,又让于小文的妈妈进屋坐下,说了很多感谢于小文妈妈的话。
  于小文的妈妈告诉于小文:小武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多多的照顾小武。
  于小武笑了,他还没有我大呢,怎么能让小文照顾我呢?
  哦,你比小文大吗?小文妈妈问。个头比小文高,也不一定比小文岁数大呀?
  我是1975年8月1日的生日,肯定比小文大。于小武说。
  哎,于小武,你做了老半天我哥,闹了半天你和我是同一天生呀!现在开始你得叫我哥。于小武的话让于小文吃了一惊,他不禁叫起来。
  于小武也乐了,世上真有这么凑巧的事?他们两个人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这真是不可思义!妈妈,是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呀!于小文高兴的跳起来。小文的妈妈看着两个孩子笑着点点头。
  于是为了于小文和于小武的缘分,孙奶奶和于小武一起被于小文的妈妈邀进了家共进午餐。
  在餐桌上,于小文明显感到孙奶奶和爸爸妈妈在竭力地掩饰着什么,而于小文迷惑的眼神却没有一个人理会。
  直到吃过了饭,于小文才猛然想起从一见面起,他们竟然一直都没有提到过于小武的爸爸妈妈,好像大家商量好了似的,都在竭力回避谈起有关于小武爸爸妈妈的话题。
  于小文满心的疑惑,却又找不出头绪,本想要问问于小武的,可话到嘴边却又给咽了回去,他不知道应不应该问。
  不过于小文到了晚上便从爸爸妈妈那里找到了答案,他也明白了初见于小武时,看到的埋藏在他眼睛深处的那一缕忧郁从何而来了。
  大家尽量避免谈起于小武的爸爸妈妈是怕孙奶奶和于小武伤心,因为于小武的爸爸妈妈在半年前去逝了。
  原来于小武的爸爸是s省科研院的地质科研人员,常年致力于地壳运动的研究,并经常驻扎在科研院设在某雪山脚下的科研站中,以便监测那里的地质活动。于小武的妈妈





打赏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鲁ICP备18019972号-1